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张若梅:博士的学术圈外择业问题

2019-09-09 22:16 已围观126次 来源:湖南科技网 编辑:张馨予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签发了一封总裁办电子邮件,宣布对部分2019届顶尖毕业生实行年薪制管理,而该邮件中八名实行年薪制管理的顶尖人才学历均为博士,“博士高薪流入产业界”这一话题在榜单上居高不下。

但与之相应的讨论便是华为顶尖人才流失问题,据报道,2014年入职华为的博士四年后的留职率不足六成。部分学者认为博士流入产业界属于“线性学术管道的泄漏”,甚至是背离了“以学术为业”的传统博士培养逻辑。不同观点则表示学术圈外科研活动的开展,为博士职业选择提供了多元化渠道,也有助于削弱企业与学科间的界限。

张若梅:博士的学术圈外择业问题

不断增长的博士生就业需求与学术圈有限的就业岗位相冲突。

探寻根源,其中博士投身于产业界的背后,一方面是不断增长的博士生就业需求与学术圈有限的就业岗位相冲突;另一方面则是知识经济发展和产业部门科研需求的上升,促使博士毕业生就业领域向学术圈“外溢”。再观企业中博士的高离职率,则多由于双方合作间的不适配性,产业界批评博士生研究兴趣与现实脱节,而企业博士则责备企业工作模式和发展理念差异颇大。因此本文通过分析“学术圈外的博士”就职原因以及存在的问题,进一步反思当前我国的博士生培养理念。

学术圈外博士的择业动因

严峻的学术圈就业形势:博士帽年年增多,学术职位的数量却相对稳定。对比2012—2017年毕业的博士生与普通高校专任教师新增人数的变化情况来看,博士毕业生数量均高于当年教师新增数量,虽然2013年博士毕业生数量略低于普通高校专任教师新增数量,但也致使博士毕业生数量与教师增长量间的差值进一步扩大,且2014年高校专任教师年增长为-33.57%。

张若梅:博士的学术圈外择业问题

博士帽年年增多,但学术职位的数量却相对稳定。

一方面囿于高校教师职业稳定性,使该职业退出率相对较低。同样对比2012—2017年普通高校专任教师离职情况来看,其离职人数占当年专任教师总数始终保持在0.8%—1%的水平,离职人数较少且离职率较为稳定;另一方面,对比博士培养周期和高校教师退休年龄,博士培养周期一般为3—4年,而我国高校男女性教师的退休年龄按照60和55岁计算,其平均教师替换周期长达27年,而27年的岗位轮换面临的则是4年一周期的博士求职者,使得学术岗位的求职环境日益严峻。

张若梅:博士的学术圈外择业问题

图1 毕业博士生及普通高校专任教师新增数量年增长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2013—2018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

张若梅:博士的学术圈外择业问题

图2 高校专任教师离职数占教师总数的年变化情况

数据来源:2013—2018年《中国教育统计年鉴》

学术圈外择业范围进一步扩大:在读博士职业目标选择和博士毕业生就业单位类型呈现多元化特征。2015年《自然杂志》发起一项对研究生的职业生涯规划调查,全球3400份问卷中60%受访者称,未来“可能”或“非常可能”会在企业工作,61%受访者表示“可能”或“非常可能”选择在政府机关或者基金会工作,在读博士职业选择目标呈现多样性特征。

另外以中国九校联盟内的高校博士毕业生去向为例,发现2016—2018年三年间虽然高等院校仍然是博士就业主战场,但2018年企业类聘用博士总占比已经超过30%,一度接近高等院校的博士吸纳比例。而国有企业、民营企业、三资企业,以及党政机关近年来招收博士的比例增加,整体博士毕业生就业单位呈现多元化特征。

张若梅:博士的学术圈外择业问题

图3 2016—2018年C9院校联盟博士毕业生的就业情况

数据来源:2016—2018年C9高校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

高校博士的教育培养观“滞后”